您的位置 首页 写景散文

关于过年的亲情散文

  有生以来,已经过了N多次年,除了儿时在乡下过的几次极富情味的年深深镌刻于心底外,还能让人记起的恐怕只有十多年前的那一次过年了。  那是我第一次在广东过年,也…

  有生以来,已经过了N多次年,除了儿时在乡下过的几次极富情味的年深深镌刻于心底外,还能让人记起的恐怕只有十多年前的那一次过年了。

  那是我第一次在广东过年,也是第一次跟那么多人合起来过年。

  邓敏夫妇来自四川泸州,许新民夫妇来自江西丰城,方娜小姐来自湖南湘潭,覃国亮先生来自云南昆明,刘云秀女士来自松花江畔,我们这一对呢?则来自歌仙刘三姐的故乡——柳州。

  几乎用不着商量,新年那天,只一个人在门口那么喊一声:“我们这些不返乡的合起来过个年吧!”就纷纷响应了。于是锅碗盆瓢乒乒乓乓响起来,不多久,家家的窗户就飘出了诱人的香味:谁都要捧出最能体现家乡风味的拿手好菜。

  时钟敲响五点,我们的菜便拼到了一起。大圆桌摆在我家门前的过道里,天花板上临时拉了盏60瓦的白炽灯。邓敏夫妇捧出的是香气四溢的四川麻辣火锅和削得大块大块的五花白肉;江西“老表”捧出的是香喷喷的熏鱼和蹄膀;刘云秀女士捧出的是小巧玲珑的东北饺子;方娜小姐捧出的是煎得黄爽爽的五香金丝蛋卷;昆明的覃先生捧出的是我闻所未闻的姜汁啤酒鸭;我们的自然是家乡过年的传统菜式:荔浦芋扣肉、芙蓉酥和白切鸡了。

  团年饭在热烈的祝福声和清脆的碰杯声中开始了,大家动箸启唇互品互评各地的风味佳肴和各户的烹调手艺。没有猜拳,没有音响,晚宴在一种特有的氛围和开怀的谈笑中进行着。夜幕悄然降下,头上的电灯拉亮了,撒下一片祥和、温馨的光辉。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细细的雨点随风溅到我们身后的金属栏杆上,带来丝丝寒气……可是无人理会,我们六家共十三口人在专注地享用着这顿难得的、充满人生况味又颇富饮食文化的晚餐。一栏之隔的室外是寒冷的,一栏之隔的室内却春意荡漾。麻辣火锅既麻又辣,除邓敏夫妇久经考验不露声色外,其他人都被搅扰得唏嘘不已,涕泗横流,然而却又像着了魔似的不断把筷子伸向那漂浮着一层猩红色的辣椒油的火锅中去……

  在令人怦然心动的席间,我忽然想:当有一天,我们两鬓爬满银丝,当我们各自分散或重返故里,回首往事,这个美丽如童话般的除夕之夜跃入我们的脑海时,该多么有意思!

  记得谁说过,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人,作为一个匆匆过客,能相聚到一块,这就是难得的缘分;因此,要好好珍惜,不要猜忌,不要嫉妒,更不要陷害和倾轧。

  人们啊,让我们多给人世间留下些温情和美好的回忆吧!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0827.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