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爱情散文

情深意长的百姓故事

  三年前,儿子乐乐满月的时候,恰好就要过年了,刘根乐呵呵地去城里置办年货。谁知,他这一走,再也没回来。原来,在回来的路上,刘根坐的小客车和一辆大卡车相撞了,当…

  三年前,儿子乐乐满月的时候,恰好就要过年了,刘根乐呵呵地去城里置办年货。谁知,他这一走,再也没回来。原来,在回来的路上,刘根坐的小客车和一辆大卡车相撞了,当时人就不行了。听到这个噩耗,刘根的媳妇杏花顿时昏了过去,是小叔子刘柱将她背到了村里的医务所。

  刘根这一走,这孤儿寡母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幸亏有刘柱帮着。刘根、刘柱父母走得早,哥儿俩凭着自己的本事吃饭,盖了两间房子。

  转眼三年过去了,刘柱早过了该娶媳妇的年纪,可他提都没提这事,依旧细心地照顾杏花和乐乐,时间一长,村里就有人说闲话了。

  这天傍晚,刘柱看到村里的媒婆王大婶来找杏花。刘柱心里咯噔一下,坐立不安地等了快两个钟点,才看到王大婶出了门,他立马来找杏花。

  “嫂子,王大婶来干吗?”刘柱问。

  杏花低着头说:“她给我看好了一户人家,女人前几年过世了,人家不嫌我有孩子,想让我跟他见见面。”

  刘柱一惊:“嫂子,你现在过得不好吗?”

  “不是不好,你哥走了三年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若不是有你帮衬,日子还不知怎么过呢。可是,我也不能总拖累你啊。”

  “是不是村里有人说闲话了?”

  杏花没做声,刚好这时乐乐跑过来找杏花,这场谈话不了了之。

  没过几天,王大婶带着一个中年男人提着几包礼品进了杏花家。很快,隔壁传来欢笑声,刘柱彻夜难眠。从此,中年男人经常来找杏花,刘柱去隔壁的次数则越来越少了。

  这天,在地里忙活了一上午的刘柱往家里赶,平常这时,杏花早就把饭菜送到地里了,可自从那男人出现后,杏花就再没给刘柱送过饭。

  路过小树林时,刘柱听到有人在说话,声音时高时低,他停下脚步,仔细一听,是一男一女。

  只听到男的说:“那女人呆得很,摆平她是迟早的事。”

  女的说:“跟那死鬼一场,啥也没捞到,只有把他的房子弄到手,我才甘心,只是我担心隔壁……”

  男的说:“放心,有我呢!”

  刘柱听得怒火中烧,这男人分明就是最近常在杏花家进进出出的那位,那女的他也认识。他定了定神,闪到了一边,等两人分开后,他悄悄跟在男人的后面……

  吃过晚饭,刘柱正要出门,在门口遇见了杏花,两人都有些不自然,还是刘柱先开口叫了一声“嫂子”。

  “我这段时间身体一直不太好,所……所以没给你去送饭。”杏花有些吞吞吐吐。

  “没事,你把自己和乐乐照顾好就行。”说完,刘柱大步流星地走了,一直到半夜才回来。杏花看到隔壁的灯亮了,才安心地睡下。

  没几天,王大婶又来找杏花了:“杏花呀,你们不是相处得好好的吗,怎么说散就散了?人家条件又好,又不嫌弃你有孩子,你有啥不乐意呢?”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杏花的声音里除了无奈,似乎还有几分解脱。

  “王大婶,不用你多费心,我嫂子现在过得好好的,不用你来操心!”说话的是刘柱,看到王大婶,他立马跟了过来。

  王大婶可不是省油的灯:“哟,你这说的哪门子的话?你不想娶媳妇,你嫂子可想过好日子,难不成守着你这个小叔子过一辈子?”

  刘柱两眼一瞪:“那又怎样?只要我嫂子乐意,关你什么事?”

  王大婶一看这阵势,说了句“好心没好报”就灰溜溜地走了。

  房里只剩下叔嫂二人,杏花的眼眶红了:“刘柱,你这是何苦呢?你本来就不宽裕,现在又要照顾我们娘俩,那些年轻的姑娘们谁会看上你?”

  “看不上就看不上,我不稀罕!”

  “可我和乐乐,总不能老靠你呀?而且你将来也会有你自己的孩子,你得为你自己多打算打算!”

  刘柱突然激动起来:“乐乐就是我的孩子!”

  杏花苦笑起来:“我知道你和你大哥感情好,把乐乐当成自己的孩子……”

  “不,我说的是事实,乐乐就是我的亲骨肉!”

  伴随着刘柱的叙说,一桩尘封的往事被揭开了。

  当年,杏花的姨妈改嫁,嫁给了刘柱家的远房亲戚。杏花来看姨妈,碰巧遇到刘根刘柱兄弟俩来串门。刘根一眼就相中了杏花,没过多久便上门提亲。开始,杏花嫌刘根太粗鲁,对他爱答不理。可不知道为什么,没过不久,杏花突然改变了主意,挺着大肚子进了刘家门。

  “嫂子,那天晚上不是大哥进了你的屋,是……是我,乐乐是我的孩子!”刘柱的话使杏花浑身一颤,她想起了那个再也不愿想起的夜晚:自己在姨妈家睡得正熟,突然觉得有个黑影压在自己身上,她想喊,可嘴却被死死地捂住了,她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天已大亮了,她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紧接着,刘根就来找她,说要娶她,对她负责。没多久,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现在,刘柱竟然说那晚上的那人是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嫂子,其实我和大哥一样,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了。但我是大哥带大的,他对我恩重如山,我只有在心里默默喜欢你。那天,我喝多了,去了你的屋……事后,我很后悔,把这事向大哥说了。大哥非但没怪我,反而替我顶罪。现在,大哥不在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不然,我这一辈子良心难安啊!”

  听完这些,杏花号啕大哭,命运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当年,她没同意刘根的追求,是因为她看上了刘柱,只是碍于脸面,她没法开口。刘根去世后,刘柱那样细心照顾她娘俩,她也不是没动过心思。可心里始终过不了那个坎,再加上村里的闲言碎语,她只有再嫁旁人。可没想到,乐乐竟然是刘柱的。

  “嫂子,别人说什么我不管。我只知道,我要疼你们娘俩,为了哥哥,也为了我自己。”顿了顿,刘柱又说,“如果你愿意,我就把两家的墙打通了;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像以前一样守着你们……”

  三个月后,刘柱在村民的议论纷纷中,真的把墙拆了。年底,他和杏花拿了结婚证,但有一个秘密,他将永远埋在心底。

  数年前的那个晚上,进杏花屋的就是刘根,事后他又惊又怕,就把这事跟刘柱说了。刘柱当时勃然大怒,逼哥哥对杏花负责。杏花嫁过来后,一直不让刘根碰她,耐不住寂寞的刘根和同村的李寡妇好了。出车祸那天,刘根就是去和李寡妇私会,回来时,为了避嫌两人没坐同一班车。王大婶介绍的中年男人也是李寡妇的相好,想娶杏花后把房子弄到手。刘柱知道这事后将中年男人痛打了一顿,并且让他和李寡妇离杏花远一点。

  也正是这件事,让刘柱鼓起勇气向杏花表白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站出来,不知又有谁打她的主意。至于那些谎言,只是为了让杏花安心些,老天爷自然不会惩罚他的!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0875.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