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逝雪葬花散文

  风愈静,夜更深,小月寒窗,谁人愁伴眠。帘上絮,残烛光,谁念昔年,伤心别离事,却把惆怅掩门落碧轩。  梦里依稀,望断相思泪,隔世芳华,笙歌香满径,我欲轻折梅花…

  风愈静,夜更深,小月寒窗,谁人愁伴眠。帘上絮,残烛光,谁念昔年,伤心别离事,却把惆怅掩门落碧轩。

  梦里依稀,望断相思泪,隔世芳华,笙歌香满径,我欲轻折梅花留余香,奈何人又去,独留旧阑干。

  待梦醒来,喧嚣褪尽繁华,洗净尘埃里的沧桑,而旧时的容颜,静静的流连于灯火阑珊处,在那幽深的回廊外,清寒了这季梅花香。

  淡淡笔墨,浅浅细语,挥不尽滴点离人泪,诉不完几许苦寒愁,月淡银河,落叶纷纷雨,饮一杯浊酒,断尽愁人肠,谁为谁痴谁轻狂,此情此景此时休。

  昨夜庭院歌舞尽,今日落花飘满园,空余诗歌绕悬梁,奈何逝雪落无声。远望飞花落,难闻虫鸟鸣,落雪压寒梅,只嗅残花香。

  清风畔,杨柳岸,谁把柔情,葬尽昨日花。夜未央,疏影香,一曲清歌,唱尽雪月风花醉。忆观当年相依望风月,今宵别梦却离长亭外。庭院深深,独自数阶梯,望向寒夜梅,未语泪却先自流。芳华即逝怎堪流年利,花开可比红颜娇,花落岂知容颜老,春来春去还复来,怎晓春光无限好。

  容颜已逝,何人赏芳华,欲捧冬雪留残香,怎奈飞雪化作无情泪。舞罢蝶衣泪已衰,谁将风月谵林台,一番拜月一徘徊,余有容华无功过,空将泣笑两留白,露里飘萧影里埋。

  独倚栏,遥相望,飞雪连天归路茫,白了天地尽苍茫。望夜轻霜,惆怅几许,谁人还念旧时颜,却把水中残月当镜花。

  曼舞手中笔,轻抚怀中琴,叩一首逝雪谣,谱一曲葬花吟,于院里院外,抒尽平生惆怅事。

  梅花落,余香留,涂添伤感别离意。拾残花,葬木旁,秋尽冬来此花开。

  凌乱罗衫,少年髻上白,为伊憔悴,飘零风雪外。任它芳华嫣语,终不过一场清秋梦黄粱。

  旧时心事,如梦似真,愁上眉梢,痴一回,醉一场,何日方尽休,雪不解其愁,梦难留,叹万古空花,痛思红尘恋,此情意难尽。

  庭院深,幽曲径,玉枕冷纱橱,把酒赋黄昏,空余悲诗三两篇。清风碎,无影踪,情归何处去,忍痛不相寻,留待惆怅到月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0914.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