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翻阅的人生随笔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这是龙应台写的一首《目送》里的一段话,第一次在《我是演说家》栏目里一位气质脱俗的女生深情款款的道来,当听到“不必追”三个字时,可能是那种意境所感动,差点潸然泪下,也为此对此段话记忆犹新,的确如此,人生只不过是在拉长和缩短一个人缩影的过程。

  又是一年三月三,在大地回暖,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又如约的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就在那一天,我用双重的角色将思念寄向远方,作为女儿我想念我的母亲,作为母亲我又思念远在800里外的孩子。这么多年,生活和工作都步入正规,没有什么遗憾,唯独让我内疚和亏欠的就是孩子和家里的亲人。这么多年,我如同一个影子,那么缥缈的跟在他们身后。

  还记得一个午后,正趴在电脑上修改东西,忽然手机一响,随手一瞧是一条微信好友添加,随手搁置一旁,接着又接连二三的响了几下,还是那陌生号的添加,想必是认识我的人,于是随手通过验证。没过一会,发来一条语音,打开一听,那浑厚的声音我立马听出是谁?我有些惊讶,大字不识的父亲怎么忽然间也玩起了微信,可能是出于刚接触的新奇一个劲的给我发信息。得知在他的要求下,妹妹给他下载微信,送了一些流量,并花了一下午时间教会父亲怎么发送信息和语音,他兴奋地添加了我们姊妹三人,轮流发信息。“人呢?真的是越活越小。”或许这就是人们口中说的返老还童吧!又是一天,在我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信息又响了,一看是父亲发的一个小视频,没来的急看,一时间也忘了。第二天才想起来看一下,视频是李强的前沿演讲《感恩父母》视屏4分31秒,却把人性讲的很袒露,披露的很透彻,在场所有听众都潸然泪下。看完想了半天,父亲发视频的初衷是想告诉我点什么,我明白用意,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信息,所以也就没回。好几天手机不曾收到父亲的一条信息,想必是生我气了,他是怪我这么多年伴着聚少离多的日子,对他们的关切和问候也少了许多,就连电话都是两周才打一次。就在当晚,想起给他们打个电话,和母亲寒暄了几句,母亲的语气生硬,话语里除了对我们的关切反而多了几丝责怪和埋怨,有些失落的挂了电话。随即翻看手机里所有的照片,当看到一张煤矿俱乐部的照片,我目光和思绪即刻停留在那里,那里装满着我童年所有的记忆。可能自己是个怀旧的人,总喜欢追寻些过去的记忆,这次过年放假回家,一次无意间路过曾经住过的地方,那里已经拆的面目全非,走在破旧沟壑颠簸的小路上,在也呼吸不到那种熟悉的味道。矿山,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矿山子女,同样包括我。如今,昔日的辉煌不复存在,凌乱的路旁,拆了的,留着的都记录着点点的曾经,诉说着矿山沧桑的蜕变,往日熙熙攘攘的矿大楼已经空空荡荡,北京时间12点整,中央广播电台现在为你播报的广播声已经消失逆境,一切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这就是人生,一点一点记录着点滴慢慢走向衰老。

  看着照片中还健在的俱乐部,不由得让我想起小时候上下学那里是我绕近路天天必经之路。还记得小学时候,学校组织我们去看电影,清晰记得那天母亲用铁饭盒为我准备了我喜欢吃的凉面,而我们在那里看的电影就是《狼牙山五壮士》,想想,煤矿养育了多少代人,还清晰记得没有闭坑的大通煤矿,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如今的矿山,危房都已拆除,大家都乔迁新居,昔日热闹的矿区景象瞬间成了花海,除了屹立在那里的矿工雕像所留下的踪迹外,一切换了容颜。一次回家,父亲带我重温那块热土,站在最高的阳山顶,俯瞰眼前的一切,对峙老爷山雄伟,目光飘向前方那条熟悉的道路,迎着风,看着失去的岁月,看着光荣退休的矿井,看着眼前的全新景象,追随着足迹,想起了小时候跑到屋后的山坡,迎着三月的风,牵着用报纸糊的风筝,要不就是用塑料砸的风筝,在那山坡上,在那个三月三,风筝成了当下最流行的玩具,一个风筝,就能让我们玩的不亦乐乎,忘了回家吃饭。清晰记得,我和妹妹跟在哥哥身后,很难在他那里抢到风筝,但是就在那里,留着鼻涕,跟着哥哥跑,看着风筝赛过别的风筝,高兴地不亦乐乎,吵着像哥哥要风筝放。哥哥总是会找借口推辞,说什么女生不能放风筝。即便那样,跟着哥哥在山坡跑一天也不嫌累,那种童年就是一种幸福的味道,邻里之间也是亲如家人,谁家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会伸出手来。

  母亲那时随父亲在煤矿当了家属工,为了我们几个,从来是不休息,偶尔忙的“嫁接”不上做馍馍,母亲就会叫我去隔壁阿姨家借馍馍,然后第二天抽空做好馍馍又让我还回去。抱着馍馍,闻着馍馍散发出的味道,真想半路就咬上一口,那时候的馍馍胜过现在的各式水果和杂粮。现在细细想来,母亲为这个家,为我们付出了多少心血。母亲眼睛不好,记得母亲告诉我她的眼睛是小时候出天花,家里姊妹多,每天忙于田间地头,没人操心,在太阳底下被太阳光所刺伤,导致眼睛受损,造成后来的眼睛模糊。我们曾带着母亲想给她配副眼镜,因为不单纯近视,所以没办法配眼镜,这也成了母亲的遗憾。尤其是到了晚上,母亲基本上看东西都是看个轮廓,可即便这样,她用坚强和任性撑起了我们的一片天。那时候为了这个家,能省则省,每次下班回来,母亲都会在军色小背包里装几块煤,虽然是几块,积少成多,捡来的煤块也能在那漫长的冬天烧个十天半月的,一次母亲很晚才回来,脸色很难看,看她匆忙跑进厨房,解开衣服,拉出装在裤子里的衬衣,看着那些洒落的浮煤,母亲麻利的参活了些水,用手抓吧抓吧了几下,放进搁置煤的小洞里,匆匆忙忙的洗漱完连晚饭没吃就去休息了。我在微弱的灯光中,隐约听到母亲和父亲的对话,母亲在衬衣一圈装了煤,怕民兵(现在的保卫部干警)抓住,于是从阳山顶磕磕绊绊抹黑一个人走下来,母亲眼神不好,即便那样防范,也被民兵抓住了,母亲立即求情,但还是没能幸免,被罚了50元。在被父亲责怪的同时,又安慰母亲没关系,母亲那么好强的一个人,却在那晚哽咽着说:“50元,我一月才350元,罚款50元。”那晚,我久久没能入睡,想起母亲进门前的样子,满脸煤尘,慌慌张张的样子,就为这个家,她总在我们面前表现的如此坚强,谁曾想她也是女人,也有脆弱的一面。那晚,我把头埋进被窝里,哭了好久好久,是我的心在揪痛的疼,是在疼惜和心疼母亲,更是对生活感悟的泪水,对母亲的敬畏也由此而生。

  每次的回家,母亲总会想方设法做一些我们姊妹爱吃的,这次过年回家也不例外,母爱的泛滥,总有那么的不求回报的付出,坐在他们身旁,唠唠嗑,拉拉家常都显得尤为珍贵。那天,在娘家问母亲:“我们小时候的照片还留着吗?我想看看。”妈妈起身从大衣柜里拿出两本相册,打开一看,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兄妹三人,从小学到高中,到大学的所有照片,以及小学的毕业照都保存的完好无损,从盒子里翻出了我们的小学毕业证,以至于团员证等都保存的好好的。不经意间,让我心里酸酸的,看着照片和母亲谈论着,“妈妈,你看这张小时候的照片,穿个凉鞋袜子破了,露个大拇指,我故意责怪的质问妈妈,怎么不缝补缝补?”母亲捂着嘴笑着说到:“是啊,那时候明知道带你们去玩,也不知道缝补缝补的。”又看到下一张,两个人又开始边看边说笑,边回忆,每一张照片都被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个够,从我小时候,到父母亲年轻的照片,年轻时候的母亲长的瘦高瘦高,很漂亮,父亲更是一个大帅哥,看着相册中青涩的父母,在看看我们的每一张照片,以及之后填满整个相框的我们兄妹,各自为人父母后孩子们的照片,坐着的,开始爬着的,以及之后出牙和走路的都在父母归类后整齐的摆放在相框里。每一张照片都是一段美好的经历,一段走过的人生,内心被满满的幸福填充的满满的,却又意犹未尽的合上相册的那一刻,心里不由的感慨,时间匆匆过的好快,有些儿时的记忆恍如昨天发生的事情,件件都清晰的,历历在目。再看看眼前的母亲,已没有当年的风采。岁月的吞噬,已经让她的脸上布满皱纹和饱经沧桑。在如此美好的年纪,如此美好的时代,就该朝着洒满阳光的路前行,笑着面对眼前即将而来的欢喜和困难,将人生的每一步都踏踏实实的走完。

  手中翻阅的照片,犹如翻阅的人生,掀开每一张都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如同逝去的岁月,如同隐退的矿山,酸甜苦辣都相互融合,又一一展示在面前。在这个和暖的三月,只想把最美的祝愿托风稍向远方,稍给那个慈祥和蔼,又让人敬畏和伟大的母亲。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1001.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