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散文

捡蝉壳优美散文

  夏日,蝉鸣一大早就把山村闹成一片海洋。早年,我们山村小孩总会被那情形弄得兴奋不已。为何?可以捡蝉壳了。  蝉的名称很多,书上通称“知了”,老家又叫它“蛣蟟”…

  夏日,蝉鸣一大早就把山村闹成一片海洋。早年,我们山村小孩总会被那情形弄得兴奋不已。为何?可以捡蝉壳了。

  蝉的名称很多,书上通称“知了”,老家又叫它“蛣蟟”、“家蟟”。蝉的幼虫“家蟟猴”经过“脱胎换骨”,径直爬到树干的荫凉处,嘹亮地唱起歌来。蝉壳又叫蝉衣、蝉蜕,黄褐色、半透明,是一味中药,可以解热镇静、平喘止咳。在那挣钱十分困难的年代,可想而知,能捡到蝉壳换钱岂不令小孩兴奋?

  都知道,天热才有蝉,有蝉就有蝉壳。炎夏的早晨,在杨柳依依的河畔,诗情绵绵的草地,如果你看到一个提小布兜、持细竹竿、寻寻觅觅的男孩,那可能是我在捡蝉壳。差不多天刚亮,我就起了床。

  我从房前屋后、树上树下找到塘边、岗前、林地、学校,凡可能有蝉壳的地方,都不放过。等到大人小孩开始端起早饭碗,我也早把满满一小布兜蝉壳倒进了篮子。捡拾的蝉壳积到半篮时,我就拿到镇上去卖钱。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几乎熟悉了我家那个山村四周每个可能有蝉壳的角落。

  我干这行当是有竞争对手的,这就是我为何要早早起床的原因。我的竞争对手是弟弟和堂兄,他们同我一样,会在大人面前摆功,看谁捡的蝉壳多。然而我不无自豪,因为我捡的数量常常超过他们。我的长处是,不仅起得早,还肯动脑子。经过仔细观察,我早知蝉的蜕壳规律:家蟟猴总是在早晨或是阵雨放晴时,趁泥土松软钻出地面,使劲把蝉壳蜕下来。风吹日晒会很快把它白嫩白嫩的身子变成黑色,它硬朗了,便义无反顾径直爬上树梢,远走高飞,而把蝉壳抛在身后。就是说,天亮或阵雨以后,是捡蝉壳的最佳时机。

  此外,我还把握了两大要领:一是找准地方,二是要先下手为强。白天蝉鸣声最响的柳树、白杨和楝树,它们的皮叶较嫩,便于蝉儿吸水活命,我就在这些树下来回寻找。陆游诗云:“世事苦纷纷,村墟寂不闻。穿林拾蝉蜕,隔浦数鸥群。”是的,不穿林踏勘,何来蝉壳?另外,还要早、要快,不贪睡“回头觉”,赶在别人前头,东方刚刚“鱼肚白”就要出门。如果白天下了阵雨,就在风停雨歇,云消雾散,阳光重新普照大地时立刻出动。

  捡蝉壳时,我专注周围绿色葱茏的树叶,扫视着不高的枝头。总有悬挂着的蝉壳不时令我眼睛一亮,又一亮。蝉壳很薄很轻,捡时必须轻手轻脚,慢慢摘下放入布兜;高处的,就用细竹竿轻拨,让它轻轻下落。蝉壳多的地方,有时仅一个枝头就能捡到好几只。

  那时候,我每年捡到的蝉壳都有个半斤八两的,卖了钱可以上集镇的商店买铅笔、墨水,节省家里的开支。有时人家不收购,我便去药店换回可以做菜、下面条的胡椒面。

  那时候,知了越叫我的心越甜!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1114.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