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感悟

秦力亲情二则的散文

  【背影】  一个秋雨绵绵的星期六的傍晚,天阴沉沉的,使人感到些许的压抑。送走最后一位离校的学生,李岳望了望山恋起伏的秦岭,回到房子,推开课本,准备后天的讲义…

  【背影】

  一个秋雨绵绵的星期六的傍晚,天阴沉沉的,使人感到些许的压抑。送走最后一位离校的学生,李岳望了望山恋起伏的秦岭,回到房子,推开课本,准备后天的讲义。星期一,他要给孩子们讲解朱自清的名篇《背影》。读着读着,作者的真挚感情深深地感动了李岳,他热泪盈眶,不能自已,回想父亲送他到校报到的时候,不也有同样的情景么。

  那年李岳分到周至县山区的这所学校任教,学校离最近的终南镇还有几十里的山路,又不通车。父亲执意挤上班车,从咸阳到周至,从周至到终南,车颠簸得厉害,又没座位,父亲一路站着,好不容易到了终南,一打听车不通,又背上行李将他一路送到学校,帮他收拾完宿舍,又千叮咛万嘱咐。临走,又将他戴了二十年的一块手表送给李岳,叮嘱他千万要珍惜时间。

  想到这,李岳怎么也写不成讲义了。父亲,你远在咸阳工作,明年也该退休了,可你还在一丝不苟的编写者中师函授教材,要知道,你会有严重的的胃病呀!可你全然不顾,仍然忘我工作。每当遇到您的同事,那些在灞桥师范、三原进校、乾县师范……和您一块工作过的叔叔伯伯们,他们都关心地询问您的健康状况,可您仍然夜以继日的工作、工作……父亲,我下周一定要抛却一切杂务,去咸阳看你。

  李岳想着父亲,写着讲义,不知不觉天已经完全黑了,外面的雨更大了,山风也起了哨。他停下笔,泡了碗方便面,刚要吃,砰砰砰!不知是谁敲门。打开门,风雨中,年近六旬的老父亲站在门外,虽说打着伞,可几十里山路走下来,全身都湿透了。李岳连忙将气喘吁吁的父亲拉进屋里,找出几件衣服给父亲换上。

  "爸,这么大的风雨,你咋还来看我?"

  "你们学校伙食不好,你又爱凑合,趁着星期六,我给你买了一只烧鸡送来,早上我从咸阳骑车走的时候,天还挺晴朗的,谁知到终南镇时下起了雨,我只好寄存了自行车,借了把伞到学校来。"

  "爸,你有病又忙,我准备下周去看你。"

  "你也忙呢,我今天有空,好,你先吃鸡肉!"

  "爸,你吃!"

  "不!"父亲坚决拒绝了他,"咸阳卖的多着呢,你先吃!"

  父亲说着吃起了干粮,李岳望着父亲花白的头发,泥泞的双脚,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父亲年近花甲,身体又不好,中函教材的编写又是劳心费力的差事,经常要加班加点,此外,还有工作上和家庭里的许多杂事要他处理,他太需要休息了。可他放弃休息,骑着自行车,长途跋涉,顶风冒雨来看儿子,为什么儿子不能利用星期天去咸阳看看父亲呢!

  李岳拿着烧鸡,难以下咽,父亲啊,你这样对待儿子,让儿子怎样回报呢?

  当晚,李岳和父亲就语文教学方面的问题谈的很晚,此刻,父亲又是一位诲人不倦的师长,李岳从他的话语里允吸了知识,充实了力量。父亲,您的言传身教将会感染我一辈子,我一定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情,父亲,您对我的爱绝不是一个"伟大"所能概括的。

  第二天一早,父亲谢绝了李岳的挽留,执意要回咸阳上班。风雨中,父亲打着伞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山路上,还不时回头督促他快回屋备课去。

  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李岳的双眼再一次湿润了,朱自清的父亲伟大,李岳的父亲同样伟大,天下所有的父亲都伟大。愿千千万万的儿子们好好珍惜这份无法回报的恩情。

  如今,父亲离世已经四年多了,每当想起风雨中父亲的背影,李岳依然心潮澎湃。父亲的教诲,父亲的音容,父亲的一切一切,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思念曾外婆】

  我的曾外婆严李氏,活到九十多岁。她本是扶风杏林人,民国二十三年嫁给曾外爷严怀德,严公乃永寿二高第一任校长,学识渊博,驰名陕甘,晚年醉心于岐黄之术,尤对内儿科有独到之处,成为秦川名医。他坐堂于监军镇东市场,门面铺房置办齐全,家道兴盛,曾外婆自然过了几年舒心日子,可是好景不长,解放后,曾外爷去世,家产被政府没收,曾外婆只得带着外爷们回到乡下封侯村,过起了穷困艰难的日子。

  我记事时曾外婆已经七十多岁了,由于我妈多病,曾外婆经常来我家照顾我们姐弟。从曾外婆口中我知道了柳毅传书,七擒孟获,还知道了庚子之役,一战二战;从他的手上看到了老鼠嫁女,仙女拜寿等剪纸、面塑艺术。曾外婆好像一个知识宝库,他什么都懂,什么问题都难不到她。而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曾外婆的教育艺术。

  一次,我缠着妈妈要买一套48本连环画《三国演义》,当时家中无钱,妈妈没办法打了我几下,我又委屈又气愤,跑到曾外婆跟前告状:"你孙女打我呢?"说着就哇哇地哭了起来。

  "不哭不哭,我娃不哭,甘罗十二当宰相,刘秀十二下南阳,我娃哭花了脸连媳妇都订不下了。"曾外婆说着把我拉到怀里,用手帕擦掉我脸上的泪痕,"她敢打我娃,看我不打她才怪呢。你先去上学,待会儿我打她。"

  曾外婆是妈妈的奶奶,妈妈敢打我,曾外婆当然敢打妈妈。我听信了曾外婆的话,神气十足地上学去了。

  放学后,我的气早消得无影无踪了,曾外婆看见我回来,忙说;"闭上眼睛,我给我娃变小人书。"说着从身后取出一本《陈玉成》。

  "不,我要《三国演义》!"

  "娃呀!《三国演义》十块钱,咱们两个月不吃不喝也攒不够呀,《陈玉成》六分钱也不容易啊!"

  ……

  后来我到咸阳上学,一回到家,不管多忙。第二天准去看望曾外婆。那时曾外婆已近九十岁了,外爷、外婆也快70岁了,三个老人生活在一起,艰难可想而知。可是曾外婆每次看见我,就好像焕发了昔日的光彩,他不停地给外爷外婆下命令:

  "剁臊子,嫠细面,我娃走州过县,最爱吃咱这的臊子面。

  于是常年吃斋的三位老人便为我忙活起来,我于心不忍,总想借故走掉。而我拿的礼品,她从来不吃,总是放到柜里,等客人来了,她才拿出来,还不断重复着:

  "这是我小狗娃给我买的,快尝尝。"

  "小狗娃真乖。"

  听到这句话,她心满意足,非要客人吃完才放手。

  曾外婆大半生艰辛,我曾想过,等我毕业挣了工资,一定好好孝敬她老人家。可是天不假年,就在我临近毕业的时候,他却突然去世了,成了我终身的遗憾。

  如今,我的父母、岳父母都已离世。我的儿女们也到了入学年龄,他们生活优裕,动画片、电子游戏随便看、随便玩,书籍更是想要啥买啥。可是不管他们怎样自我感觉良好,我却总觉得他们可怜。没有爷爷、奶奶、外爷、外婆的孩子,有了委屈找谁去告状呢?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1134.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