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散文

穿过胡同

回家,必须经过一条短巷。在岁月的风中,它充满了沧桑。年复一年,母亲进出,我们进出,教堂在变老,母亲在变老。 母亲还有一张把我抱在巷子里的照片,每次我回去时,我都…

回家,必须经过一条短巷。在岁月的风中,它充满了沧桑。年复一年,母亲进出,我们进出,教堂在变老,母亲在变老。

母亲还有一张把我抱在巷子里的照片,每次我回去时,我都会去看看。泛黄的黑白照片虽然不是很清晰,但仍然可以看到,母亲年轻而美丽,充满欢乐,与她周围的小巷形成鲜明对比,母亲的年龄和纯正程度。轻轻地拉近,视线模糊,似乎回到了童年。

当旧照片把我带回到我身边时,我仔细地寻找了回忆。我不能挥霍的东西只是我面前的小巷。似乎所有童年的笑声和哭声总是与小巷相连,就好像每个纯真和顽皮都与小巷纠缠在一起。农堂比我大,在那里,没人可以告诉我。

农塘见证了我童年的成长,见证了家庭的贫穷,艰辛和不屈的斗争,见证了母亲的辛勤工作和勤奋。在过去的岁月里,这些小巷只在岁月的风中寂静无声,无助地看着母亲在贫穷岁月中的脾气,一点点年轻的面孔,一点点泥泞和清澈的眼睛。母亲满是尴尬的眼睛,一年来风穿过小巷,世界的阴郁与阴暗,人类的状况冷暖,一直and不休。

记得早上要离开所有人去小家庭,母亲把我送进了一个满腔依恋的大厅。当我回头看时,我看到妈妈的两个白色斑点,看着妈妈的眼睛。尽管看上去很幸福,但无法睁开眼睛,也无法掩盖微弱的失落和微弱的焦虑。我忍不住再看一遍。恐怕我的眼泪会加重我母亲的悲伤,我会急忙转身。

滚开,我禁不住转身。在阳光下,母亲仍然站在大厅的入口处,看上去像是阳光下的雕像。微弱的晨风吹来,母亲的头发在闪烁。那天早上,我离开了家,小巷里母亲的身影被永远带进了我的小家庭。

回家,出门,再回家,我正在重复我的人生历程,母亲一次又一次地送来,胡同仍然一样,但是岁数已经很大。母亲的身材不再强壮,而且越来越瘦。那些头发越来越少,眼睛越来越混浊。每次互相看时,都会看到更多的损失和期望。每次母亲派遣,她都会安慰她空虚的灵魂,寄予希望。我知道母爱永远是伟大的,母亲在等待中感到幸福。尽管幸福是痛苦和无奈的,但她还是一样,不是为什么,对我来说,她永远是我的心。这令人担忧,在漫长的漆黑夜晚中等待,在幸福的眼泪中等待。

通过小巷,妈妈,我知道我能给你的东西。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7664.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