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随笔

素怨秋心偕谁隐之冷如风

嗤,嗤嗤,嗤……某医院楼外一道耀眼的白光划破了黑沉沉的夜空,照亮了在暴风雨中狂舞的树枝,在大雨中吃力地迈动着脚步的人影。人影丛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匆忙的人影,向住院…

嗤,嗤嗤,嗤……

某医院楼外一道耀眼的白光划破了黑沉沉的夜空,照亮了在暴风雨中狂舞的树枝,在大雨中吃力地迈动着脚步的人影。

人影丛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匆忙的人影,向住院楼那边走去。

——若是急诊的病人,为何不去门诊楼的夜间急诊部?若是探望病人的家属,为何要独自一人在这电闪雷鸣之夜冒雨前来?难道竟是值夜班的医生,赶来抢救病危的病人?

住院楼里的日光灯发出柔和的冷光,让人看不见窗外的黑暗,偌大的科室里一片死寂的沉静:

病房里,病人们手上的输液针早已被拔去,此刻也似睡着了,床旁的加床上,照看病人的家属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的睡上一觉。护士站的电子荧幕上时钟静静的走着,已是“00:01”,一个身着制服的白衣护士低着头坐在计算机前,手中拖着一个苹果手机正在那里聊天。

医生办公室里横放着一张宽大的计算机方桌,方桌上两排宽屏计算机显示器就仿佛是两排墓地里的灵位。

一位少妇年纪的女医生此刻也坐在计算机前,同样低着头,她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就仿佛一尊自亘古以来就坐在那里的石像。她的身材很高、很瘦,身上穿着一件雪白的制服,挺拔的胸前佩戴着一块绿颜色的胸牌,上面写道:冷入凤医师。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虽有灯光,却不明亮,只有隐隐约约看出她那张涂满粉底而苍白的脸,棱角分明的嘴角总见不到一丝笑容,仿佛一具沉寂千年的古代女尸,令人不寒而栗。

——但最可怕的,还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竟是死灰色的,既没有情感,也没有生命!

丁陵一走进办公室就见到了带教老师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那双眼睛几乎分不清眼球和眼白,完全是死灰色的,也太冷漠了些,竟仿佛是死人的眼睛!

楼外狂风呼啸,暴雨倾盆,就在这时,病房的走廊里忽然吹来了一阵诡异的冷风,丁陵不禁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他的心头都有些发冷,似乎一直冷到了骨髓里。

丁陵没有说话,径直走入了换衣间。

换衣间的走廊里更静,更空荡,什么也没有,只有风——昏暗的灯光、充满杀气的冷风,就像是停放尸体的太平间,只是没有真正的尸体。

雨伞被再次撑开,上面沾满了雨水,白大褂再次被从挂钩上取下,穿在了丁陵的身上。

此刻带教老师的电话仍在他耳旁回荡,回荡在这恐怖的走廊里:

带教老师道:“你在哪里?”

丁陵迟疑道:“我在……”

带教老师打断了丁陵的话,道:“为什么不来值夜班?”

丁陵道:“我……”

带教老师再一次打断了丁陵的话,道:“十分钟内必须赶到科室!”

丁陵道:“喂,冷老师……喂……”

“‘冷老师’,难道她竟真的姓‘冷’么?若不是姓‘冷’,她的人为何如此之冷,冷入骨髓呢?”

“‘冷入凤’,‘冷如风’,难道她冷得就像北风?”

丁陵不明白。

他的确不明白,所以只好躲着她,就好像躲在屋角的老鼠,藏在某处洞穴中,躲避着馋猫,躲避着人。

丁陵躲避着她的老师。他将头藏在计算机的荧幕后面,兀自帮她补写病程记录,以免目光与之接触。偌大的科室里静得就象是坟墓,叫人喘不过气来。

“你……”

平地里响起了几声震耳的雷鸣,如怒狮狂啸,冷入凤终于开口了。

丁陵等待着阎王死亡的宣判。

冷入凤一字一句道:“你补的病程呢?”

丁陵道:“在计算机里。”

良久,丁玲没再听到冷入凤的回答,他鼓足勇气,抬头去看那尊“石像”。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一双眼睛。

“嗤嗤”,刹那间出现了两道闪电,将整个办公室都照得更亮了,电闪雷鸣间但见冷入凤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起来,颈部的血管也因为愤怒而曲张,酥胸起伏,将胸牌震得哧哧作响。

紧接着,就听冷入凤怒道:“我叫你写病程,你给我复制黏贴,辅助检查一个也没打上去,你……你这是写的哪门子病程?”

丁陵的心房在收缩,在发痛,若是一个学生做错了,最多是害怕、懊悔,又怎会发痛呢?他只感觉孑孑地处在这冰冷而死寂的办公室里,全身都似坠入了深渊,一个无底的深渊。他在挣扎,挣扎地愈厉害,心里纠结得也愈厉害。

丁陵没有回答。连回答的机会也没有。

冷入凤却直直地盯着丁陵,死灰色的眼睛里竟似要喷出火来。

丁陵只感觉一股杀气向他迎面扑来。

冷入凤冷冷道:“34床的入院记录写了么?”

丁陵摇头。

冷入凤叱道:“为甚么不写?”

丁陵的眼睛凝视着病房外那条长长的走廊,竟也似石像般矗立。

楼外几声雷鸣。

就听冷入凤大叫道:“我……我问你,为甚么……”

她的整个人此刻都几乎跳了起来,竟有三尺来高。住院楼晃了两晃,一时间地动天璇,办公室里那张方桌不住地摇晃,桌上的打印机也不禁被震得吱吱作响。楼外,操场上那棵大黄果树的树枝喀拉一声响竟也被折断,狂风夹杂着暴雨呼啸,天地混沌一片。

丁陵手中捏了一把冷汗,心道:“此人内力之强,竟已到了匪夷所思之境!”却仍是不答。

良久。

雷鸣声渐息,暴雨将缓,风已停。冷入凤就好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摊在了木椅上。

冷入凤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别人无法察觉的狞笑,慢条斯理道:“你不是怪我没教你东西吗?好……好,好!小陵,我告诉你呵,病人的入院记录应该在病人入院后24小时以内完成,明白么?”

她连说了三个“好”字,语气变得异常的温柔起来,竟好像一位刚刚坠入爱河的少女,在嘱咐她的心上人。

丁陵猜不出她的心思,不禁毛骨悚然,只觉察到一股浓烈的妖媚诡异之气。

——“宣判”便在这时结束了。偌大的科室又恢复了刚才的寂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除了护士站电子荧幕上的电子钟,已显示出“01:00”。

补完病程,丁陵见冷入凤早已进值班室睡了,这才去睡。这一夜他竟不能入眠。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7668.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