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写景散文

花开依旧,却物是人非美文

  她知道我喜欢花她就各种各样的往家里买,有一段时间家里遍地开花无处插脚。她喜欢迁就我,没有任何理由的迁就。一年,两年,三年,我渐渐习惯了她对我惯宠。三年的时间…

  她知道我喜欢花她就各种各样的往家里买,有一段时间家里遍地开花无处插脚。她喜欢迁就我,没有任何理由的迁就。一年,两年,三年,我渐渐习惯了她对我惯宠。三年的时间里,我们总是会吵架。五花八门的理由,却从没有改变她先认错的习惯。她从不在乎谁的对错,只要我生气了。我习以为然,却不曾醒来。直至那夜暴风雨的到来,噼里啪啦的雨点敲打着玻璃,屋檐的水帘没有断续,娇艳争芳的花儿也在那一刻凋谢,之前我却毫无预感。

  那一夜,暴风雨还没有来临。在KTV跟朋友唱完歌后我们在街上吵了起来,我甩头就走,那一刻没有丝毫的怜悯和犹豫。回到家看到空荡荡的房间,心里很不是滋味。抽了一根烟,关灯锁门出门找她。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夜的雾好大,路灯也坏了。湿漉漉的雾霾,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摸索到之前吵架的地方,一番寻找却没有找到。我慌了,心里百感着急。打电话关系,问朋友仍然没有她的消息。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回家了,那夜失眠了第一次失眠了。迷迷糊糊却又不失清醒,啪啦的打击声让我瞬间坐了起来。下雨了,起风了,心痛的要死。

  第二天,晨阳照在床前要命的刺眼,仿佛昨夜的暴风雨从没有来过。凋谢满地的花朵告诉我它真的来过,那不是梦。很快手机响起,是短信,她的。看了内容我慌神了,她竟然提了分手。心里疼的喘不过气,但是我却回了一个好。瘫在床上,浑身乏力。她没事,真好。不知怎么就睡过去了,醒来已是午后。清扫着凋零的花朵,脑子也不知道飞向了哪里。

  一天,两天,三天,她没有我预想中那样回来。就那么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哭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拿出手机找到那个熟悉的号码开始编辑短信:“有空回来拿你的东西吧。”不久短信回复了:“不要了。”我又开始哭,像之前一样声音。一边哭一边收拾她的东西,衣服化妆品还有我们一起买过的所有东西。手不知怎么被划破,血留了一地,我却没有心情去包扎。收集在一起,满满的一箱子,我再没有力气去丢掉。转身来到院子,面对那些花盘膝坐下。想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起身把花一盆一盆的砸的地上,院子里一会堆满了泥土。躺在泥土上,无声的流泪,一番的折腾终于累的不想再动弹。满地的碎片是妈妈过来帮我收拾的,妈妈没有问我什么,就是在那跟我一样的悄无声息地的流泪。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心情始终像那夜的雾霾,浑浑噩噩却挥散不去。但心里始终一个信念,她会回来。

  转眼一年过去了,妈妈带我去了一个地方。一间残破的土房里堆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她说这是我去年砸掉的花,她收集起来重新栽种的。她说:“我希望你像这些花儿一样,重生绽放。"看着眼前的花儿们,我知道我没有等到她。她给我了习惯,却不再惯我。她给我了希望,却没有曙光。

  一年,两年,三年, 还是那些花儿,娇艳绽放。凋零再到绽放,却物是人非。

  生如夏花,花开荼蘼。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7729.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