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伤感散文

自古逢秋悲寂寥杂文随笔

  这本是平凡的一天。  前一晚约几个哥哥朋友吃饭聊天,喝酒玩游戏,六个人喝完60多听酒大部分都飘飘然,车也开不了。凌晨一点律先生一一送他们打的回去,我留下来大…

  这本是平凡的一天。

  前一晚约几个哥哥朋友吃饭聊天,喝酒玩游戏,六个人喝完60多听酒大部分都飘飘然,车也开不了。凌晨一点律先生一一送他们打的回去,我留下来大致收拾了下屋子,就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能动,凌晨六点酒醒,不能再次入睡,起床对着窗子发呆,满脑子想去看日出,喝一杯酸奶上网到八点,起身去收拾一片狼藉的厨房,洗碗,拖地,煮粥,给表哥送遗落在家里的东西。九点十分将军先生起床吃早餐,这两天将军先生一直忙,已经是第三周没有周末了,十分辛苦,吃完早餐约我一起去看比赛,走到一半小雨飘落,本想转头回去却一转到了市中心,索性逛起了街,一圈下来没有收获,去江滩边上散步,听老人乐团演奏,有洋琴,二胡,萨克斯,还有我不知名的乐器,他们很是享受这个美好时光,每个老人都是安静而祥和的面貌,看别人钓鱼、闲聊,看一群老奶奶双手合十闭目祷告,他们满脸虔诚,振振有词念着愿主保佑他们,我只是心里纳闷后面就是天主教堂,他们为什么不去那里祈祷。

  回家随便吃了螺蛳粉去休息,睡前跟将军先生约好下午叫我一起一定看一下比赛,下午四点二十将军先生叫醒我问我还要不要去?我说不去了,他说已经回来啦,我看了下时间,自己足足睡了四个小时,床上左右翻滚起不来,前三天打羽毛球太热情高涨,至此三天全身酸痛,骨头都疼。将军先生拉我起来,吩咐我一起大扫除,我说好我收拾你拖地,我形式上的简单收拾了下就去听歌,将军先生仔仔细细的扫了又拖,拖了又拖,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他是处女座的。

  收拾完他去买菜,我自己上网,听歌,看到Jean更新了很多日志,点进去看,瞬间往事如洪水般汹涌而来,不可阻挡。坐在窗前回忆那一幕幕,仿佛在昨日的事情一转眼便是数十载。将军先生采购回来,拎着一大包米,肉,油,蔬菜,水果,还没进门就嗷嗷的叫,上气不接下气,走到书桌旁看着鼻涕和眼泪混迹一脸的我,怔怔的不知所以然,当时酷我正播放到一首瑜伽音乐,他说:给你听音乐是舒缓身心的,你怎么给听哭了。俯身拥抱,听见他心跳飞速的跳,比楼下的江南STYLE的节奏还快。递给我一把纸巾,自己往冰箱里塞东西,一层一层的塞满,我静静看着他收拾摆放,看着充盈起来的冰箱,停止了哭泣。他起身自然的说“上楼来帮我收拾洗碗做饭,我先去了,你快点来。好像都忘了我刚才还在旁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擦干净了脸我还是去了,我坐他旁边跟他说:可不可以看在我这么难过的份上,不要让我洗碗了?他开始一脸坏笑,然后不搭理我,及其认真切他的肉,大块切小块,小块切成肉片,几斤肉都要切完也没见他回答我(因为菜市场比较远,平时上班没有时间买菜,每到周末要买一个礼拜的食物库存,我不喜欢切肉,每次买回来他都切好装盘),我还是自己乖乖去把两个碗洗掉了,我说洗完了,他说谢谢老婆,你可以下楼了等着吃了。

  于是我下楼来,打开电脑开始写这些文字,写有关于从前以及从前的简。期间简回复了我给她一篇文章的评论,她说“自古逢秋悲寂寥”,好一个自古逢秋悲寂寥!

  读了十多年的书,有过很多老师,给予启迪的,鼓励的,打击的,或者之后毫无印象的太多太多,而简是一位可以一辈子铭记可以一辈子做朋友交心可以做姐姐的老师,十四五岁的年纪,初一,遇到她,也是刚刚大学毕业,犹如现在的我,第一次登上讲台,第一次为人师,有着青涩和懵懂,有着热情和愤怒。只是我回想若干年后,数十年后我的学生会像我们喜欢简一样喜欢我么?可能我没那么大的魅力吧。

  回想曾经第一印象我相信很多同学跟我都会是一样的:好漂亮!简直就像捡到了个大宝贝一样惊喜,我们私下总是探讨这是哪里的姑娘,有木有男朋友,那个时候对感兴趣的老师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不想现在学生一口一个韩姐,还有调皮的回跑过去跟老师说:老师我爱你,你爱我么?如此直白!那时候如此年轻,貌美如花的美女竟然是我们的英语,班上学习英语还是比较积极的。迄今为止,数十年过去,五一回去见过一面。虽然已为人母,但依然美丽。

  为我们的英语简费尽心思,好吃的我当然记得每次拿好吃的去班上边吃边学,例如香蕉,糖果,苹果这些单词都学得超快。回答问题有吃的,小组竞赛也有吃的,那时候课堂氛围异常活跃。感谢简的启蒙,对英语一开始就有好感,虽然后来英语学习并不是特别好,但是大学本科跨系考试,多亏自己的英语成绩拉升了一把。

  简唱歌很好听,这是印象第二深刻的,教过我们几首歌,虽然现在不记得,可是当初第一次听到她唱歌,心里纳闷为什么不去教音乐了?我想现在应该仍然喜欢唱歌吧,仍然唱歌好听的不得了,我常常听人说:当老师的都唱歌好听。这句话不太对,但一般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简。

  初二,简结婚,我代表班级参加婚礼送礼物,礼物还是拖班主任王尚华老师去买的,新郎官是后来我们的数学老师,那个在我们看起来超严肃数学超厉害的高老师,穿白色婚纱的简被高老师抱上楼,很多人起哄,很多人鼓掌,我在人群里攥着礼物紧张的要命,后来我还是鼓足勇气涨红着脸进门送礼物了,我紧张的快说不出话,我说的什么也要忘光了,可能紧张还说错话了,可是简收下礼物后我简直开心的要跳起来,我一出门就飞快的跑去兴高采烈的跟我妈讲,后来我再去发现礼物放在简卧室的床头柜上,心里乐滋滋的。

  初三要毕业考试前,经常跑去简家玩,有时候问问题,有时候蹭吃的,她自制的冰棒,可是一般如果高老师在家就会超级紧张,不敢出声。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摄于他的威严之下。只是每次数学题经他一讲就豁然开朗,高中之后听说高老师去深圳带高三很牛,我从内心里觉得他有这样的教学实力。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去找简聊天,有一次跟秦宏伟一起去玩,在简的楼顶上听她讲大学的故事,她告诉我们她有同学在高中毫不起眼,到大学以后却风生水起。那时候起开始对大学有了向往。那是个美好的国度。后来事实上我进了个女儿国。男女比例几乎达到3:7.

  用的第一个QQ号是简给我的,看他跟别人聊天觉得特别好玩。找她要了一个,迄今为止一直在用,作为我的亲情号,中考前还拿着QQ号去网吧玩,被老爸发现痛骂一顿。第一个网友叫:笑熬浆糊。第一句问题:你猜我是谁?

  高中迄今回忆起来是一段痛苦且煎熬的时光,高一进实验班后第一年八月就开学补课,炎热的季节,汗水交织的教室,每天从早上五点多到晚上十点的高强度学习,从上高中第一天起就有着强烈的竞争意识,往死里读书。那时候流行交网友,写信,在杂志上看到地址就写过去,那时候的网友有内蒙古的,海南的等等,也跟朋友写信,通信最多的是李发俊,跟简写过两次,花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来酝酿,写完了又专门认认真真誊写了一遍,简回信时跟我说你的字进步真大,我确信那时候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后来压力越来越大,时间越来越紧,再也不交笔友,再也不写信,再也没有周日周末,暗无天日的学习和考试。仅有的娱乐就是晚上打着电筒在被子里看小说,尤其看武侠,言情类的。

  自此之后跟简的交流就很少了,知道的也都是听说的,或在网上看到的。很多年很多年未见,虽然那时隔得并不远,但是因为某些因素自己不喜出门,不爱说话,连外婆姑姑这些亲戚家几乎四五年不去。中间了解简有了小孩,在网上看照片十分可爱的模样。只是迄今为止没见到过。

  今年五一因为父亲要回去办些事情,陪他一趟。见到了简,简短聊了十几分钟便匆匆离去,几天时间跑了很多很多亲戚,累的人毫无精神。心里一直想去她家跟她好好聊聊。可是时间匆忙,事情多,终不能如愿。走的前一天老爸请吃饭,老爸叫我去叫简,他们一直都知道我挺喜欢简老师,却没找到,觉得十分遗憾。

  大学毕业,跟随将军先生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并不后悔这样的决定,自己选择的自己去坚守,只是难免的会常常梦到故乡,梦到曾经的事和人,我不喜欢刻意去回忆,只是常常他们以梦境的方式钻进我的脑子里。一看到那些有关的字眼会突然的敏感。

  现在我跟简的联系,或者说跟大部分的以前的同学朋友的联系都仅限于网上交流,甚至有时连聊天也没有,只是相互关注,偶尔评论,偶尔沉默。可是还是感谢他们,让我能感受到有这样一群人是看着我的。我也知道再回故乡的机会少的又少,父母决定在sh或者附近定下来,而我也在这个城市规划着人生,交朋友,买房、定居,结婚、生娃。。。

  只是我相信这份情绝不会因时间和空间而有所改变。定会是永恒的,也会是温暖而美好的。亲爱的jean.就像你祝福我的一样,愿你不管在怎么样的季节,都是快乐,幸福的。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7737.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