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散文

娴静素素开

有多少初心可以经得住时间的煎熬,有多少烟火燃尽了眉间的霜华,过尽千帆,红尘曲,琵琶弦,弹落了多少萧瑟,回眸间往事只如平常,徒留几许慨叹!真真悟得万径丛中,悠闲最…

有多少初心可以经得住时间的煎熬,有多少烟火燃尽了眉间的霜华,过尽千帆,红尘曲,琵琶弦,弹落了多少萧瑟,回眸间往事只如平常,徒留几许慨叹!真真悟得万径丛中,悠闲最自在。

剪去所有与己无关的枝节,一切遥远的不能抵达的,都搁浅在念想之外,只在自己的半亩花田种上幽静与清欢。幽居一隅,简静成了时光的主色调,倾心于安静,只依着自己的性情,勾勒一幅清宁入画。细细想来,最能触动灵魂的风景,不是名山大川,亦非桃源幻境,也许就是采菊篱下时,悠然入眼的南山。

轻,是不相欠,不与风烟纠缠。轻,是一个人的山光水色,是无牵念的游戈,轻若鸿羽。轻,是不受制约,自由翩舞,轻的风清云淡。轻,是眉间旋舞的一朵,轻轻的飘落。

尘念一心静,细捻光阴的流转,安稳幽静中小憩,一帘青绿滋润。与时光对坐,静品茶香。“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那惊破清宁的鸣啭,便是要寻的妥帖,“心安处即是吾乡”。

独守清静,采几缕文字的幽香,似乎有暗香浮动。婉,是朦胧帘内的秀色,是含苞的骨朵,给意象以驰聘的空间,因而生出了唯美,像端庄的大家闺秀放不下的身段,亦像盛世的牡丹娇艳于百花之上,惊艳着眼眸,给人一种恍惚隔世之感。

罗丹说:“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晴。”

欣赏了某女子的才情,乍见便相形见绌,一句"书窗诗瓦",足矣小醉一番。文风极细极柔,如纤指撩拨的清音,读罢感慨万千。喜欢含蓄的文字,就如同低眉的女子,美得小家碧玉,羞与百花争艳,生怕一抬眼便泄露万千心思,举手投足间静气相随,内敛是意,含蓄是趣,在铺开的时光锦上,为有缘人开一季芳华。

我眼中的美,该有独特的思维,个性分明,另类别样,那一定是有趣的思想开出的花,是经历春生夏长之后,更显秋敛冬藏的浓郁,敛藏是馥郁之蕊,是少了张扬的朴素,无须华丽当陪衬,内涵香息字里行间,只不言的静立,便能惊艳四座。

素白,少了浓妆重彩,却越发彰显自然的美。淡雅超凡脱俗,是一切色彩最初的底色,端庄大气。素是清宁,无灼灼妖艳的繁华。素是一枝禅意的花,一潭静水流深,有着阅尽千帆的彻悟,也有着荣辱不惊的淡泊。素,温婉恬静,像极了小家碧玉,轻轻落足在不张扬里。素是皎洁,流淌的是清彻明净。素,是淡雅织就的锦,时光会为之锦上添花。素,是暗香浮动的留白,莞尔于眉间的一朵彩云。

素若兰,幽居成趣,不羡喧哗,独自摇曳,独自芬芳,有着莲高洁傲岸,清雅自骨子里流出,娴静且与世无争,自成一道风景。

青花若素,那是由绘画者精湛的技艺为底蕴,描于素胚之上,又经高温烧造而成。它既融入了思想的线条,又包含了不尽的智慧,意韵自瓷语流出。青瓷,青与白相衬,干净清透高雅脱俗,其声清越如磬,是收藏者的佳选,也是品味的象征。

但凡能敲开灵魂的事物,必定有它非同凡响之处,那种诱惑就像磁场,吸引你去驻足。美,是前世五百次回眸的美人,惊鸿一瞥处,最是销魂。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依珂散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yikyfashion.com/77763.html
依珂散文网

作者: 依珂散文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